抑郁症对人体有什么危害?

广告位

从社会层面上讲,我们应该努力减少对抑郁的偏见。忧郁能成为身份盗贼,主要是因为我们把忧郁藏起来,害怕被别人看在眼里。因此,我们将因为隐藏而无法得到帮助,甚至因为羞辱而逃避治疗。

抑郁对一个人有多大影响?

01。

抑郁并非心理上的感冒,而这是造成世界范围残疾的主要原因。全世界有3亿人患有抑郁症。抑郁使人失去快乐和动力,使人变得虚弱。抑郁是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致残原因。

遗憾的是,我听到很多人在谈论抑郁时会随意使用这个词,就像在谈论悲伤一样。人们认为抑郁是一种短暂的情绪状态,认为抑郁只是让人难以度过,然后就消失了。

同样,大众文化把抑郁症称为“精神上的感冒”,认为它的作用和感冒有相似之处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当你消沉的时候,你会感觉痛苦;一旦摆脱了消沉,你的生命仍然完整。没人说:“我感冒了,感冒毁了我一生。”

实际上,临床抑郁,包括严重抑郁、双相情感障碍(躁郁症)和心境恶劣等类型,都是极具破坏性的精神疾病。虽然大部分抑郁症患者都有忧伤的经历,但忧伤并不只是短暂的。抑郁症患者遭受了巨大的痛苦,常常无法体验快乐,没有精力,无法集中注意力,睡眠和饮食紊乱。这种疼痛可以是慢性的,也可以是反复发生的。

抑郁发作可持续多年,抑郁患者一生中都会经历多次抑郁发作。此外,患有抑郁症的人通常不能正常上学或工作,也难以长期参与社会交往。因此,WHO认为抑郁是导致全球范围内残疾的主要原因。严重的时候,抑郁会导致人自杀。但是,很多人相信,一旦抑郁症患者从抑郁中恢复,他们的生活就会恢复正常。

那些竭力对抗抑郁的人们,特别是那些寻求治疗以控制病情的人们,同样可以过上长久而充实的生活。但是,抑郁不仅严重地影响了抑郁症患者的生活,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看待自己的方式——抑郁扭曲了人们对自己的看法,破坏了人们的身份。

02。

嗜好是我们个性的一部分。

「我是谁?"我要做谁?""我会是谁?"]这个灵魂三问是我们一辈子都要面对的。这些问题的答案,就是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的“身份”,如何看待我们的“自我概念”。认同(Identity)又译“认同”,是指一个人成为自己并非他人的特征。当我们考虑自己的身份时,我们经常把兴趣作为身份的一部分。

假如我们喜欢某一位歌手,并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这位歌手的音乐中,那么我们与这位歌手的关系就构成了我们了解自己的一部分。举个例子,作为周董的粉丝,我会将周杰伦音乐中的“古典温婉”视为其个性的一部分。于是,当“青花瓷”的歌曲响起时,我立刻想到了“这是我的歌,这是我的青春,这是我自己。”“我就能很自然地感受到一种联系,一种我与爱情音乐之间的联系。

这是因为,我们在确立自己的身份时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来自我们内心深处,对生活中有意义的事情所产生的联系。

03。

如果我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,你是谁?但是,当一个人抑郁时,他很难感觉到自己和外界事物之间的联系。听音乐的乐趣,我已经不能体会了;一整天都在失眠,没有精神,无法集中精力;即使爱我的歌星来我的城市演出,我也没有精力去听音乐会。

一切美丽的人和物都存在于阳光下,只有我独自在黑暗寂静的无底洞穴中不断坠落。即使是早晨,我也无法应付生活中的日常事务,即使是让自己起床,也是极其困难的。我觉得“我不再是我自己了”。在我失去活力、失去曾经的兴趣、失去朋友和学业、失去未来和希望的时候,我是谁?

实际上,研究表明,抑郁的人,即使在病好后,仍然对自己持消极态度。

04。

如果其他人都认为我是个失败者,你是谁?遗憾的是,抑郁也会引起其他人对病人的负面看法。现在,全国各地市级以上的非专科医院抑郁症的识别率低于20%。换句话说,80%的抑郁症患者被误诊或漏诊。

因此,许多人只能看到某人的行为,而不知道这只是抑郁的一个症状,例如:到了学校,同学看见我不能完成基本的卫生知识和课程;职场上,人们看到我的工作能力急剧下降,甚至连简单的工作都会出错;人际交往中,见我孤僻,不能参加愉快的活动;男朋友发现我变得非常“懒”,毫无活力,仿佛一点激情都没有。

对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,一个人是“怪人”、“懒汉”、“孤僻”,甚至是“失败者”。但谁也不知道,这个人原本热爱文学,喜欢读书讨论,多才多艺,只是抑郁让他/她失去了动力。久而久之,我的身份开始和抑郁联系起来。我觉得自己是个“忧郁的人”,而非一个忧郁的人。再者,工作关系和学习都受到影响,我也觉得自己“性格孤僻”,“能力差”。

你们看,我曾经的身份,就是那个充满自信,爱笑,玩得很好的阳光女孩,已经完全失去了。

05。

面临抑郁,怎样确立和保持你的身份?

首先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寻求治疗。精神疗法和抗抑郁药物已被证明能够治疗抑郁症。接受有效的治疗可以减少抑郁患者遭受痛苦和感觉障碍的时间,帮助抑郁患者努力与工作、活动以及爱人建立联系,并且对于“我是谁”有更多的正面看法,对于“我能成为谁”也有更多的希望。

其次,我们必须记住抑郁并非我们核心身份的一部分。尽管我们正处在抑郁的发作期,即使我们现在功能有限,我们仍然需要提醒自己:我还是我,我只是在生病。为了避免人们对我们的行为产生误解,我们应该让最亲密的人知道我们是抑郁的,并且能够帮助我们和他们保持联系。

从社会层面上讲,我们应该努力减少对抑郁的偏见。忧郁能成为身份盗贼,主要是因为我们把忧郁藏起来,害怕被别人看在眼里。因此,我们将因为隐藏而无法得到帮助,甚至因为羞辱而逃避治疗。

另外一种观点认为,抑郁症患者只是“懒惰”或“钻牛角尖”而已。科普心理疾病知识,普及如何处理抑郁,以及如何帮助那些遭受抑郁折磨的人获得正确的治疗,这些都可以帮助打破抑郁窃取我们身份的恶性循环。

那么,让我们一起来结束这场从忧郁中窃取我们身份的事件。

昭阳医生

昭阳医生

一个专注于心理/精神健康的辅助诊疗平台,主要提供健康咨询与医患交流服务。

关于作者: 昭阳心理助手

为您推荐